此花不与群花同

[复制链接]
查看: 26|回复: 0

18

主题

18

帖子

7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0
发表于 2018-9-14 01: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花不与群花同
  一直都喜欢那样的一株梅花,生长在悬崖峭壁,瘦减繁华,不惹尘埃。她干枝瘦影,却漫溢暗香;她饮尽孤寂,却遗世独立。寒风是她的友人,霜雪是最懂得她的知己。她,在凛冽中顽强,在冰重中执着。带着今生的夙愿,只为抵达岁月的彼岸。
  有人喜爱诗词,有人痴绝山水,而我则钟情于梅花。喜欢梅花,全是因了她的风骨。年华里,尝遍苦乐;岁月中,清瘦冷淡;天地间,傲然独放;红尘里,笑看离殇。我不知,一朵花,需要怎样的勇气,才会放弃姹紫嫣红的春天而选择地冻天寒的雪夜,我亦不知,一个人,是尝遍了怎样的冷暖,看透了怎样的世情,才会独自一人,抛开繁华喧嚣的万丈红尘独对千山绝迹的孤雪,承受花开的欢愉和凋谢的凄凉。其实,梅花如人,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能独对山河永寂,将人烟荒芜的冰雪苦境过成悲喜无碍的永恒幽境。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珑珑地。
  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宋李清照《渔家傲》
  梅花当是一位高冷的女子,身穿雪白的裙衫,斜插一支碧云簪儿,如瀑的寒发随意流淌。她在千年冰封的峭壁旁支一架古琴,抬手抚琴,落手成音。千年了,她弹奏着一首永不变更的曲子,只是痴心不改的守候着一个不变的承诺,只为有缘之人踏遍万水千山来将她寻觅。梅花般的女子,盛开在冬日,不像春天的姹紫嫣红为了招蜂引蝶,她在冰雪里开放是为了一份似有若无的守候。她爱的男子,读得懂她的孤寂,看得穿她的慈悲。生命本就是一种残缺不全的美丽,也许这世间真有只是一个懂得的人,可是红尘万丈,梅花偏安这冰雪的一隅,他也许爱的是放逐天涯,闲云野鹤的不羁。爱不是束缚,是慈悲。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许多人倾尽一生也只是将将就就,可是梅花不愿。不管尘世里有没有那样的一个人,亦不管他们的生命里有没有重逢的一日,她都愿在这最深的红尘里,不离不弃,不死不休。
  缘来惜缘,缘去随缘。无论那个人是否会到来,她依旧是她,一株岁月的轮回里遗世的梅花。没有团玉娇羞的朵,只有横斜清瘦的枝;没有红瓣掩香的蕊,只有月色黄昏里的一剪闲逸;没有百花丛里的万种柔情,只有萧萧寒风中的一抹清绝。她就是那样的一株梅,循着宿命的约定,等待了千年。若是有缘之人如期而至,亦无太多欢乐,一切尽在因缘中;若是无人问津,她也自当不染人间烟火,兀自开放,凋零,与世无争地守候。
  其实,与草木和山石相守亦是好的。人间往事,多少人辜负,多少人背离。我们以为,只要足够真诚就可以守候我们想要的地久天长,可是,一个转身,一个离弃,就足以让俗世的烟花将你我呛得泪眼迷离。纵然三生石旁,人与人的缘分,多不过三世,而人与山石草木的缘分,却可以是千千万万世。寒风与霜雪可以坚守一个永恒不变的承诺,在每年的冬日里如约而至,人却无法,即使是一生不忘生死相随的承诺。
  寂寞寒风里,潇潇悬崖边,有一个女子,叫一枝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宋林逋《山园小梅》
  梅花亦是一位隐者,不慕名利,不为奢华。他的心,若皑皑白雪,干净通透的不染纤尘。
  世间多少英雄豪杰一生为营营名利所累,计较成败,在意得失,在红尘中如蝼蚁般漂泊,却依旧换不来最平实的安稳。历史的风尘中,曾有多少诗客放弃富贵荣华的仕途,走进山野荒林,只为在落雪的冬日可以和一株梅花一同静看那一尾白狐遁迹于荒寒的古林。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疏影暗香,水清月明,如此高雅的境界,正是和靖先生悠然隐逸的淡泊情怀。林和靖一生隐居西湖孤山,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世间繁华,五象红尘,与他,再无任何瓜葛。他也曾行走于仕途,缺不曾贪恋于权势,问这世间,有几人割舍得下锦绣年华,如水光阴。唯有和靖先生,在高高的孤山之上,俯看烟火人间。世事消长,风云变幻,他知晓,人生百年,匆匆一瞬,人间万利,与他来说,不过烟云过眼。生命终究归于寂静,王侯将相也好,布衣农夫也罢,纷扰过后都只是那一方小小的土丘,秋日里几片凋零的落叶就可以覆盖其简单或冗杂的一生。
  梅花就是那位高洁的隐士,姹紫嫣红的春天,百花遍开,唯有梅花,隐于丛林,兀自凋谢。人间有春光和风,可他却偏思冰天雪地,三秋落叶。他的冰肌玉骨,是用那峭壁顶端的一壶冰雪锻造而成。他从不留恋于那一点春光,他是高寒的隐者,从不眷恋人间的烟火味道,万丈悬崖,千里冰封,是他的王国。春天来临,冰雪消融之际,他的王国破灭,梅花便随之而去,没有不舍,没有眷恋,一个人能够永恒的坚守在自己的国度里,方不为失其本心。
  更或许,梅花是一位年迈的修行者,那颗曾经不谙世事的心早已被打磨的温润如玉。他的眼神浸透着岁月的风霜,有了些许苍凉的况味。他在风中,岿然不动,曾经的颠沛,无人知晓,眉宇间的辛酸,无人能解。如那株睥睨霜雪,迎风独放的梅花。世人爱梅,却未必真正懂得梅花的情怀。多少人惊羡于他开放时的明艳,却不曾记得当初他的芽儿,浸透了苦寒之泉,洒遍了风雪之雨,才迎来了枝头的傲然绽放。
  老去惜花心已懒,爱梅犹绕江村。一枝先破玉溪春。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
  剩向空山餐秀色,为渠着句清新。竹根流水带溪云。醉中浑不记,归路月黄昏。
  ——宋辛弃疾《临江仙探梅》
  “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雪的纯洁,雪的纤尘不染,雪的冰澈,都是梅花的风骨。她虽然清瘦羸弱,却也深沉老练。狂风向她怒号,她回之以不屑;冰雪将其覆盖,她却踏着雪的残躯开放。在季节的更替里,她凌寒傲立,用那不事雕琢的枯枝虬茎,消融冰凌的坚固。面对千山绝迹的雪图,他毫无畏惧,似勇士,用铁戟怒指,向冰雪叫叹。梅花是斗冰寒,傲霜雪,迎风怒放的崚崚傲骨。“全是雪精神。”它的开放,使玉溪破春,青山逊色,世间之花,无一可比。他先于众芳而玉肌冰姿,傲霜耐雪,不俯仰随人,正如诗人,品格高尚,坚贞不阿,不顾年老心懒却“犹绕江村”探梅,只为了找寻这世间最后的一位知音。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南宋陆游《卜算子·咏梅》
  梅花如此清幽绝俗,出于众花之上,即使开在人迹罕至、寂寥荒寒的驿站外面,破败不堪的“断桥”旁,无人呵护,无人欣赏,却依旧与世无争的挺立开放。她是朴实无华,不慕虚荣的,纵然“零落成泥碾作尘。”她也依然香气依旧,操守如故。花开花落,生死轮回,是这自然界不可逾越的法则,梅花亦是无可避免。
  梅花曲折的命运,如同诗人陆游坎坷的仕途,这位失意英雄借梅花表达了自己是那决争宠邀媚、阿谀逢迎,不畏谗毁、坚贞自守的铮铮铁骨。断桥边的那一株梅,因了诗人的词句更显高洁,伟岸,而诗人,因为梅花,在尘世里找寻到了一份最真实的慰安。在那个奸臣当道,阿谀奉承的混沌乱世里,诗人与梅花在大雪纷飞的夜晚相依相守,不离不弃。
  踏月寻梅,乘风归去。此生,纵算繁华尽落,也依旧会留存梅花浅淡的幽香。
  我想,等我老了,就去山林里住下,依山种梅,傍水垂钓。在月华如水的夜晚,合着梅花的幽香,垂钓一杆明月——
  就让我做一剪闲逸的梅花吧。
  梅清欢落笔于江南
  乙未年荷月
  文章来源: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1、厂房租赁协议关于期限
  2、年糕图片
  3、照片塑封机 a4过塑机
  4、广告设计 海报
  5、孔明灯批发
相关的主题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Copyright;  ©2015-2016  奇虎论坛